网上投注|双色球网上投注
先進制造業微信公眾平臺 先進制造業全媒體

繼“換帥”之后,通用電氣又將出售智能平臺業務

2018-10-09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
摘要:智能平臺出售背后,GE和艾默生各自有何打算?GE多事之秋能否迎來回春轉機?

  近日,路透社消息:艾默生電氣公司(Emerson Electric)同意收購通用電氣(General Electric)的智能平臺業務!該交易預計將在2019財年的上半年完成,但具體交易條款尚未披露。
  是的,你沒看錯,就是在一天前剛剛更換了CEO的那個GE。剛剛上任,GE就傳出出售GE智能平臺的消息,其背后的原因有哪些?艾默生對此平臺有何看好?先來了解一下雙方交易的GE智能平臺。
  陌生又熟悉的GE,大手筆探索前路的艾默生
  GE智能平臺雖名為平臺,但實為一家公司。它起源于GE和FANUC公司曾經的自動化合資公司GE Fanuc,其在計算機數字控制領域取得不俗成就。直到2009年底,GE和FANUC兩家完成了GEFanuc的解散,合資公司業務將按照其起初來源和比例各自歸還給其母公司。至此,GEFanuc智能平臺、FANUC兩家公司各自獨立運作。
  GE智能平臺公司以領先的高效能技術為主,提供自動化控制和嵌入式領域的軟硬件產品、服務以及專業技術。它為用戶提供一個獨特的、靈活的、超可靠的技術基礎,使得用戶在包括能源、水處理、消費品、石油天然氣、國防以及電信等領域,獲得持續的競爭優勢。
  艾默生方面表示,GE的智能平臺業務在2017年貢獻了2.1億美元的銷售額,此次收購將幫助艾默生在多個行業內實現擴張,包括金屬采礦、包裝和生命科學。此前,GE智能平臺已開發出一套云連接的控制器和設備,以支持更加智能化的工廠。
  艾默生在工業自動化領域以過程管理見長,擁有Ovation、Delta V兩大DCS(Distributed Control System,集散控制系統),還有Fisher、Micro Motion、Daniel、Rosemount等各類過程儀表行業的專用軟件,主要市場為美國、歐洲和亞洲。
  同樣的工業巨頭,艾默生的戰略調整之路也不好走。但是從賣賣賣到買買買,艾默生通過資本運作和系列并購,正在抓緊這一輪工業物聯網大勢的機遇。此前,艾默生剝離和出售了大量的工業資產,已經出售了網絡能源業務、Leroy Somer和CT業務、電力傳輸業務,導致了一定程度的“空心化”。但從去年,艾默生開啟了以工業互聯網能力為引導的并購,如:濱特爾旗下閥門和控制業務、安沃馳(流體自動化技術)、MYNAH Technologies(動態仿真軟件與操作人員培訓軟件提供商)、對羅克韋爾自動化的收購要約、此次新買的GE的智能平臺……無疑不是在重新構建和彌補其工業核心價值。
  對于這一交易,GE是如何表態的呢?
  GE電力CEO Russell Stokes表示:“此次交易有助于智能平臺實現其增長戰略,同時有利于加快對GE 電力的再投資,以開發新的能源技術,為全球提供可靠且價格合理的電力能源。”這一宣稱不難看出GE在各類業務之間尋求取舍,做出戰略調整。其實,GE的多事之秋早在去年或更早以前就開始了,而追溯其原因則非常復雜,外界給出的解讀分析常見的有以下幾種:
  老牌工業巨頭在工業互聯網趨勢下遭受到“空前挑戰”
  GE是最早提出“工業互聯網”概念的巨頭。在行業領域從來不乏激進之舉的復合體,GE前前任伊梅爾特,給GE帶來的最為世人矚目的大戰略——GE數字化戰略,他花費超過6年的時間和40億美元,試圖在物聯網的洶涌大流之下順勢而昌,甚至希望把120多歲的GE進行“乾坤大挪移”的轉變,使其成為一家“數字工業”公司。
  然而事實上,無論是“被下課”的伊梅爾特,還是繼任者剛被換掉的CEO弗蘭納里,或是新任者Lawrence Culp,都在主動或被動地放棄了GE數字化戰略和其工業云平臺Pridix,前段時間GE準備出售工業數字資產的消息引來業內唏噓感慨,這次將GEFanuc智能平臺出售給艾默生也已基本算是板上釘釘。
  看來即便是老牌巨頭,即使擁有“世界上最優秀的CEO之一”,也無法在變現能力的巨大壓力下實現大象的靈活轉身。
  重業務發展還是重金融運作的兩難抉擇
  從伊梅爾特、弗蘭納里、Lawrence Culp三位對GE的意義顯然是不同的,他們長袖善舞的領域不同,方式更不同。對于GE這樣體量的巨頭而言,現期之內是更想要盡可能明顯的股市收益回報,還是冒著某種不確定來開拓新局面布局未來,是一個關乎GE未來命運走向的價值觀,而不僅僅是一項戰略選擇。
  伊梅爾特為GE的工業數字化轉型“嘔心瀝血”的歷史雖然過去,也被銘記。后來者GE弗蘭納里則給出另一種選擇,雖信誓旦旦表示“深信工業互聯網是絕對未來”,但轉手就將工業系統業務部門出售給ABB。實際上,他的角色更多則是一名“交易者”,購買或者出售大量的金融資產和投資組合。他是熟練的談判和運作高手,不會輕易下注不易掌控的IIoT未來。他上任以來,GE已裁減了多個業務部門,以專注于噴氣發動機、發電廠和可再生能源業務。
  弗蘭納里也成為了過去,那么Lawrence Culp又將成為GE的什么角色呢?GE這次毫不掩飾其內心的直白:Lawrence Culp具備“成功帶領公司轉型的經驗”,他曾通過一系列并購整合,將丹納赫公司從一家工業制造商轉型成為科技公司,14年中,公司市值和收入均漲了5倍。是的,GE當前的選擇正是——回饋股東。
  因此,我們不難理解上任的第二天,其他部門就出售GEFanuc智能平臺的這一動作,也看似“一個系列”的行為。如果GE確實要“狠心斷腕”工業數字化戰略,而聚焦于“真正能帶來超高市場回報”的航空、能源等業務,急需為疲軟的股價續命,那也只能祝福另一個“名為GE”的公司落棋不悔。
相關熱詞搜索:通用電氣 智能平臺
先進制造業簡介| 版權聲明| 招聘信息| 網站地圖| 友情鏈接| 聯系方式|
网上投注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怎么才可以中大奖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首页 手游棋牌作弊器有用啊 腾讯qq分分彩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银河棋牌官网网址 幸运赛车群 15选5带坐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