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投注|双色球网上投注
先進制造業微信公眾平臺 先進制造業全媒體

【特寫】泡沫覆滅之后 3D打印何去何從

2018-02-27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
摘要:為了慶祝SpaceX的火箭“重型獵鷹”首飛,美國3D打印初創公司借助3D打印技術推出一款以“重型獵鷹”火箭為靈感的吊燈,讓3D技術再次回到公眾視野。
   為了慶祝SpaceX的火箭“重型獵鷹”首飛,美國3D打印初創公司借助3D打印技術推出一款以“重型獵鷹”火箭為靈感的吊燈,讓3D技術再次回到公眾視野。
  以“重型獵鷹”火箭為靈感的3D打印吊燈
  3D打印曾被視為引領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技術。但這么多年過去,曾被賦予高期待的3D打印似乎已被人們遺忘,取而代之的科技熱詞是人工智能和區塊鏈。
  隨之而來的還有大批3D打印初創企業的倒掉。
  “大家還沒進入充分競爭狀態,就多因為模式問題消亡了,相當慘烈。”據3D打印從業者施侃樂回憶,3D打印公司在2016年和2017年消失了很多,現在活躍的大多是2015年發展起來的,不及當初的五分之一。
  但同時也存在另外一種景象。那些依然在這一領域探索的創業者們多表示,3D行業發展良好,每年的增速都很快,已從浮躁回歸到理性狀態。
  或許,不是3D打印行業不行,而是有太多沒想清楚就趕風口的創業者們。
  泡沫破裂
  清華出身的施侃樂在2014年創立了海芯科技,開始帶領一支清華創業團隊,著手研發能契合3D打印設備的軟件。這套圖形化的操作系統與Windows系統的功能類似。
  同許多創業者一樣,施侃樂認為3D定制服務會成為新的風口。于是在研發軟件之外,他搭建了一個名為“3D打印工廠”的平臺,希望這個讓大眾可以隨心所欲打印手辦的平臺能夠實現盈利。
  施侃樂一口氣購置了五六百臺設備。滿負荷工作的設備折損非常快,如果企業缺乏維護,三個月的部件折損率將可能達到30%-40%。
  但更多的損失存在于研發層面。為了配套3D打印服務,研發團隊花了大半年時間開發應用軟件。一個團隊3個人,要花將近2個月時間才能開發出一款軟件。
  從2014年到2015年中旬,起初用戶懷有獵奇心態,需求強勁,后期訂單量卻降了下來。然而核心問題在于,這項業務本質上無法形成高附加值,難以形成壁壘。這使得他們最終決定關停業務,從C端定制化服務轉向B端。
  在打印工廠項目暫停后,他們只得尋找其他的設備配套這些軟件。雖然后來施侃樂為開發的軟件找到了應用場景,做到了及時止損,但他依然認為面向C端的定制化服務從理論上是失敗的。
  施侃樂開始認清一個事實:3D打印定制相當于來圖加工,本質和機械加工廠類似。雖然3D打印在技術上會有一些突破,但利用3D打印生產的人力壁壘比較低,最后還是會變成密集型設備。定制服務的生產制造和運輸成本都很高,進而影響了利潤率。如果追求高利潤就失去了價格優勢,如果壓低利潤只會更加不賺錢。
  “一開始利潤可能有100%到200%,但是一年以后,利潤就下降到20%-30%,甚至5%以下。”施侃樂表示。
  不穩定的設備,較低的打印質量和利潤率,難以產生良性服務。這是施侃樂眼中創業公司投了不少錢卻走向失敗的原因。“大家付出失敗的代價才能看清事情的本質。或許用戶都希望能實現定制化生產,但顯然這個時代還沒有到來。”
  用“浮躁”來形容2015年的3D打印市場再合適不過,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涌入加速了3D打印泡沫的產生,而泡沫背后顯現出更多的隱形問題。
  施侃樂認為,雖然2015年稱得上是3D打印的爆發之年,但在無法保證設備穩定性的基礎上過分追求大幅度降低成本,使得3D打印市場進入到一個混亂的時期。
  不少投資人、創業者興致昂揚地投身這片藍海,卻有太多“不會游泳”的人。當藍海變成熱海,淹死者眾多,倉皇逃離者眾多。
  不是所有人都像施侃樂那么幸運。有創業者在創客空間開設了3D打印體驗館,但想打印手辦的人寥寥,設備也賣不出去,工資發不出,支撐了兩年最終宣布解散。
  曾經的虛火
  2013年,大量的3D打印專利保護到期,以美國Stratasys公司為首的老牌3D打印制造商釋放了一大批專利,降低了許多企業進入3D打印領域的門檻。這帶來了硬件市場的繁榮,更讓3D打印的風潮從海外刮向了中國。
  同年,國內開始加大對3D打印的扶持力度,資本市場也對3D打印的前景十分看好,推動了中國第一波3D打印創業潮,像老牌3D打印企業北京太爾時代就在2014年初獲得數千萬人民幣A輪融資。
  和老牌企業不同,新入局的創業者們在資金、設備、技術上都不占優勢。由于桌面級機器成本較低、操作更簡便,很多人選擇從桌面級切入消費市場。他們認為新的生產方式會帶來新的需求,定制化服務也一定會隨著3D打印的火爆迎來新風口。
  3D打印設備一般分為桌面級和工業級設備。桌面機的價格一般在1萬-2萬左右,可以實現像手辦、玩具和DIY設計等物件的打印;工業機的價格至少幾十萬起,在精度、質量、穩定上都遠超桌面機。
  從那時起,初創企業開始遍地開花。一些創業者只是購置了若干臺桌面級設備,便打算賣3D打印模具、手辦和人像了。在這些面向消費市場的創業項目中,擴張規模最大、最有代表性的莫過于3D打印照相館和提供3D打印服務的平臺。
  3D打印照相館被視為3D打印向大眾普及的先行者,發展的比較好的可以開出幾十家連鎖店。
  一名曾經的從業者表示,初期很多人都是抱著好奇的心態來看,每天能接7到8個單子。在短暫的獵奇后,商業模式的問題快速顯現。
  3D打印人像價格相當昂貴,15厘米的人像將近600元,很難讓消費者接受。其次,3D打印人像不如照片實用,消費者并不會為此買單。加上早些年3D打印設備價格高企,開大量連鎖店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,企業無法回本最終只能宣告破產。
  “大家都太心急了,想著3D打印機可以在不培育市場和用戶的前提下直接進入家庭市場。”施侃樂覺得,2015年是一個分水嶺,部分急功近利的投機商制造了成批低質量的3D打印設備,破壞了3D打印領域的口碑。而另一部分深耕于硬件和軟件的企業通過積累優勢,逐漸在競爭中脫穎而出。
  另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分析,3D打印之所以“火”,不排除投機商借概念炒一把,將3D打印渲染成“萬能打印”,而忽略了其應用領域和范圍。這使得部分不成熟的產品在走向消費市場時,讓消費者看了大跌眼鏡,更進一步誘發了社會輿論本能的逆反。
  消費者的失望情緒加上低迷需求逐層累積,令資本方也逐漸看清3D打印的局限性,繼而導致大量創業者的融資無法及時跟進,帶來沉重的打擊。
  掘金細分市場
  與毫無準備就趕風而上的創業者不同,那些能在3D打印市場闖出一條路的創業者不僅敢吃螃蟹,還具備3D打印相關技術背景,在入局之前就已經做了詳細的準備與調研。
  時印科技是從浙大校園里走出來的食品3D打印公司,于2015年4月成立,創始人包括李景元、聯合創始人高帥和博士生導師賀永。
  創立公司前,時印科技的幾位創始人在對食品廠商的走訪時他們發現,這些公司所擁有的模具十分有限,但出于成本考量,模具廠不愿為小批量定制專門開模。這對于3D打印來說是一個機會。
  3D打印模具比傳統開模方式高效,可以將建模時間從1-2個星期壓縮為半個小時,建模的成本也能大幅下降。時印的食品3D打印業務剛好可以滿足食品廠商對定制化模具的需求。
  在發現食品3D打印市場近乎空白后,他們以浙大校徽“求是鷹”為模子打印了第一款產品——求是鷹餅干,在畢業季推出后獲得了校內一致好評。他們還趁熱打鐵在推出了中秋定制款月餅,但節后訂單量急劇減少,讓團隊意識到,必須要從單純做服務轉向做設備才能走的更遠。
  創業早期,高帥和李景元把時印科技辦公室搬進了浙大科技園孵化器。時印科技獲得了浙大給予的1.5萬元啟動資金,還免去了租金,但這遠遠不夠。幾個創始人各自湊了幾十萬,很快就花光了。
  “那個時候整個市場都沒有起色,資金壓力很大,我們連信用卡都刷爆了。”高帥回憶道。后來趕上創業氛圍轉好,拿到了湖州市政府給予的30萬無償資助和150萬天使基金才得以維繼。2016年,他們還獲得了杭州市政府給予的7萬元大學生創業獎金。
  有了“保命錢”后,時印科技重點用于技術升級和擴張人手上。
  2016年年底,這家公司推出了第二代食品3D打印機,不僅將操作從PC端轉到了手機端,更豐富了打印材料,從原來只能打印巧克力擴展到餅干、糕點、土豆泥、果醬和鵝肝等等。
  待去年10月推出第三代設備后,他們開始嘗試在餐廳、電影院和旅游景區等人流密集的場所布置了一些3D打印機,可讓消費者自助打印紀念品和電影周邊產品。
  據高帥介紹,前兩代設備2017年的銷量比2016年翻了三倍。其中一半的設備賣給了大型餐飲店,一半則是進入到了學校和教育培訓機構。
  市場研究機構IDC發布的報告顯示,教育市場是3D打印的主導領域,占據了66.6%的市場份額,藝術和文創則是另一個重要領域,占比為8.9%,其次模具占比2.7%。
  教育市場的拓展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學校對3D打印知識的普及。不少學校建立了創客實驗室,并逐漸開設3D打印、航模、無人機、機器人編程等課程,希望借此培養學生的創新思維和動手能力。2017年9月,教育部印發文件鼓勵學校購買配備3D打印機,讓學生學習3D打印機的原理和操作。
  施侃樂也很早就看到了3D打印在教育領域的潛力,想提供一款軟硬件平臺系統用于教學,這套體系包括3D打印教學課程、3D打印模型庫和應用軟件。
  他選擇從軟件切入3D打印,一方面是因為軟件可以和硬件設備配套,和其他做硬件公司是合作關系;另一方面是硬件設備抄襲很嚴重,而教育領域對內容和軟件的保護比較好。
  施侃樂組建了一個教研團隊,專門去實現不同版本中小學教材里出現的物件,歸類成一個12萬體量的模型庫。假如學生在語文課里學到了趙州橋,便可以在模型庫里找到趙州橋打印下來。
  2017年,施侃樂跑了十多個省市共1700多所學校,不是去賣產品,而是做教育理念變革和創新思維培養的演講,這給他帶來不小的收獲。
  施侃樂看好3D打印本身和在教育市場的發展潛力,但前一個已經隨著2015年泡沫破裂而蒸發,教育市場是他壓的另一個“寶”——他預測可能會在今年或明年迎來起飛點。
  除教育領域外,追求獨特設計的時尚界成為3D打印落地的又一方向。
  首飾品牌馬良行于2014年推出“聲音定制”系列,實現了將顧客聲音轉化為電波,再通過3D打印技術打印出來,設計成項鏈、手鏈、耳飾或者戒指讓顧客佩戴在身上。這種獨一無二的設計正是現在許多年輕人追求的。
  另一首飾品牌一日帆的創始人姜灝認為,3D打印技術也可以實現復雜的設計工藝,賦予首飾空間感與立體感,而這是以前的制作工藝所不具備的。像他們開發的粒子系列首飾,利用了透視原理,隨著人觀賞角度的變化,會呈現出摩爾紋。
  雖然有些首飾品牌會將定制款作為旗艦產品,但成本也同樣限制他們只能走“輕定制”路線,因為量體裁衣在時間和成本上都超過了普通消費者能承擔的水平。
  相對于高級定制,輕定制的優勢在于設計一套語言體系,讓客戶在這個框架里參與創作,快速呈現,比較淺顯直白。
  不過一日帆更傾向于推廣自有設計師品牌。如果客戶有定制需求,他們也會在原有設計款上添加一些定制信息。這樣既有了定制屬性,又能縮短制作周期,同時有助于控制成本。
  后3D打印時代
  除深耕國內細分市場,一些創業者也將視線投向大洋彼岸,進入了國際3D打印市場的版圖。
  雖然軍工和生物醫療有著極高的技術門檻,但是UNIZ由你造公司還是憑技術在該領域站穩了腳跟。
  UNIZ擁有目前世界上最快的光固化3D打印機,速度可以超同類產品10-50倍。其主打產品SLASH光固化3D打印機也曾在Kickstarter成功眾籌近400萬元。
  創始人李厚民的辦公室里擺滿了各種3D打印模具,有髖關節置換模具、醫療行業牙模,骨科模型、汽車行業模具和珠寶首飾等,他對這些3D模具如數家珍。
  此前這家公司曾在YouTube上傳過一段宣傳視頻,還原了自有桌面機和工業機每小時1150cc的打印過程。該視頻吸引來包括特斯拉在內的汽車行業大客戶,在美國CES展會上他們也受到了關注。目前,UNIZ已與多家海外企業建立合作關系,包括美國最大的牙科實驗室Glidewell Labs,世界軍工巨頭Northrup Grumman以及美國航空航天公司洛克希德·馬丁公司。
  有趣的是,正是這些普通消費者關注較少的航天、軍工和生物醫藥領域的龍頭公司,推動著3D打印技術的高速發展。
  2017年8月,美國蘭德公司(一家以軍事為主的綜合性研究公司)的三名研究員發布了《3D打印:先進制造技術帶動供應鏈變革》的調查報告,特別指出3D打印技術在國防、航天等軍工產業中的重要作用。
  報告還提到,截至2016年,3D打印已經歷過少數派率先實踐、步入工業化生產兩個階段,現在正向軍用、商用和民用領域快速滲透和普及。
  由你造也在向民用領域滲透。在2018年的CES展會上,由你造發布了新的UDP打印技術。使用該技術的打印機可達到600mm/hour的打印速度,在45分鐘內打印一雙鞋。
  與國內消費市場的低迷情形不同,這家公司有三分之一的設備賣給了海外家庭。
  李厚民表示,海外3D打印設備的成本相對較低,很多用戶購置3D打印設備后靠賣手辦也能賺錢。從價格考量,2000美元的3D打印機在海外更容易被接受,而在國內一般家庭都不會購置。這些因素使得海外市場對3D打印的接受度和認可度都較國內更高,需求也相應增加。
  李厚民所做的一個類比可以進一步解釋國內3D打印市場的低迷原因。像美圖把美妝和AI結合可以把AI的概念滲透給大眾,3D打印卻不行,很難在消費端找到合適的應用。此外,3D打印沒有制造業巨頭對接和布局。久而久之,缺少爆點的3D打印逐漸從大眾視野中消失。
  不過李厚民對3D打印的未來充滿信心。他援引了《沃勒斯報告2017》中的數據,“盡管3D打印從2014年增速150%下降到現在的年增長50%,但增速還是很快。而且報告相對保守,其實我們看到的出貨率要高于50%。”
  施侃樂的看法與李厚民相一致。他也認為3D打印市場的需求一直在呈指數型增加,并以多元化的方式向前推進。最開始聚焦于航空航天、軍工醫療,現在已經有很多層面和形態。此外,3D打印會成為一種應用科學而不是基礎科學,成為各行各業新的生產制造方式,像軍工業、航空航天業和生物醫療等領域對3D打印的需求都日益高漲。
  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勸施侃樂放棄3D打印,理由是這個行業沒前景。但他覺得不是3D打印不行,而是一些投機的想法和投機分子玩不轉。
  在施侃樂眼中,3D打印的發展過程與大浪淘沙無異,那些沒有自主知識產權、設備性能和穩定性差的企業終將被淘汰,專注于研發和新市場開拓的才有機會留下,并帶動整個3D行業向前行進。
  “泡沫破裂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,至少能夠讓整個行業回歸理性。”施侃樂說。
 
相關熱詞搜索:3D打印
先進制造業簡介| 版權聲明| 招聘信息| 網站地圖| 友情鏈接| 聯系方式|
网上投注 重庆时时号码提取软件 老时时图五星 河北十一选伍开奖结果 ca88会员登录一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 爱网爱快乐时时 重庆彩时间变更 凤凰彩票极速赛车走势图 mg电子破解视频 login彩乐网